辦一場喪事少則二三十萬元,多則上百萬元;送葬隊伍短的幾百米,長的幾公里;講排場搭拱門,你搭20個,我就搭50個,最多的一家搭了200個……
   在東南沿海部分富裕的農村,婚喪嫁娶、民俗節慶的鋪張浪費令人瞠目,一個村大操大辦,光吃喝一年就能吃掉幾百萬元,一個鎮能吃掉近億元。在鬥富風氣下,一些不富裕的民眾也開始“跟風”攀比,未富先奢;後富的地區則極力效仿先富的地區,炫富花樣翻新。
   ●“上萬元的酒席通常沒吃就倒掉”
   由於民營經濟發達、農民生活富裕,東南沿海一些地方民間婚喪嫁娶鋪張浪費,民俗節慶大操大辦,生辰壽宴名目繁多,崇尚奢靡的現象比比皆是。
   福建泉州一家高級會所的主廚黃楚偉曾是一名專辦村宴的大廚,他給記者報了一張普通的村宴菜單:燕窩、魚翅、鮑魚、龍蝦、肉蟹、東星斑、外加佛跳牆、蟲草燉老鴨。“這是‘基本配置’,一桌宴席不算酒水大約要四五千元,上萬元的也有,流水席辦個一兩百桌、連擺三天也是尋常。”
   泉州晉江市磁竈鎮大埔村村委會主任吳金程說,按照閩南風俗,宴席一般晚上八九點才開席,所以大家都是在家吃過飯才赴宴。“一桌酒席上萬元也就算了,最可氣的是這些東西通常吃都沒吃就整桌倒掉了!”
   “時節”是浙江省桐廬縣富春江以南一帶農村沿襲的民間習俗,每逢“時節”,家家戶戶辦宴。桐廬全縣大、小“時節”就多達64個,從農曆八月開始,平均3天不到要過一個“時節”,常常是“你未過罷我登場”,一直延續到農曆十一月底。當地有些企業甚至被迫停工停產過“時節”。
   ●“寧窮一年,不窮一天”
   在東南沿海部分富裕的農村,辦宴席講究客人越多越榮耀,不僅廣邀親朋好友,還邀請鄉鎮幹部。酒席一開,誰家裡的領導多,誰家門口的車子多,誰就有面子,一些地方邀請賓客甚至到了“搶人吃飯”的地步。
   福建的長樂、莆田等地近兩年興起了婚宴擺闊的“升級版”——“壓桌菜”。一個長樂人家的婚禮,端上桌的最後一道菜竟是一疊百元大鈔,作為給赴宴賓客的“壓桌菜”,少則每人幾百元,多則上千元,以示主人家豪爽闊氣。
   “受攀比之苦的是經濟條件一般的村民。”吳金程說,普通收入的農民仍占大多數,但受這種風氣影響,很多人“寧窮一年,不窮一天”,寧願東挪西湊去借錢也要擺排場。
   ●“鬥富風不剎住才是最危險”
   針對愈演愈烈的農村鬥富之風,福建晉江、浙江桐廬等地的相關政府部門開始花大力氣著手“治奢”。晉江全市180個村和社區都制定了“村規民約”,對婚喪喜慶等一律新辦簡辦。
   去年,福建晉江市磁竈鎮25個村共從婚喪節慶中節約了9000多萬元,其中4000多萬元捐給了當地學校和村一級養老機構。一些基層幹部群眾認為,民間戒奢僅靠制度約束還不夠,更需要在全社會傳遞“以儉為榮、以奢為恥”的價值理念。晉江市委文明辦主任謝春雷說:“我們當初之所以能發展起來,很大程度上得益於艱苦創業的精神傳統。如果鬥富風不剎住,把根丟了、魂丟了,這才是最危險的。”(據新華社北京4月8日電)  (原標題:沿海地區部分農村婚喪嫁娶鬥富)
創作者介紹

高皓正

ui83uivjc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